舍小家 战疫情 忻州驰援湖北护师武红利随笔

时间:2020年2月8日

山西首批驰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忻州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武红利/文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抵达仙桃工作已经有十四天了,这段时间似乎很长,因为我克服了很多生活上和工作上的困难,面对病毒从害怕转换为坦然,面对未来更是从担忧逐渐转变为信心满满。但是这段时间又很短,因为我们在争分夺秒地与病毒作斗争,同病魔抢时间。我始终相信,如期而至的绝非只是春天,还有我们必胜的消息。

2020年的正月十五,注定是一个不一样的元宵节。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所,身体上一片片红红的疙瘩,又疼又痒,我知道在这个没有暖气又潮湿的城市里,一向怕冷怕湿的我荨麻疹又犯了。其实去年喝了三个月的中药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原以为已经治好了,没想到在这里却又“蓬勃生长”了。傻傻地坐在镜子前发着呆,盯着眼前的那个人不禁有些怀疑:这是我吗?若不是脸上传来隐隐的疼痛感还真是不敢相信镜子中那个有深深的勒痕,斑斑驳驳,又红又肿的面庞是自己。心情放松下来后,我没出息的有些想家了,每次和两个孩子视频,老大总会问:“妈妈,你多会回来呀?你怎么还不回来,叔叔阿姨好了吗?你照顾好几个叔叔阿姨了?”老二也在旁边抢着与我通话,但还说不出完整的话,“妈妈,妈妈,妈妈…,想妈妈,想妈妈,想妈妈…”。我知道,孩子们也一定是想妈妈了。还有在家照顾孩子的老公和病痛缠身的爸妈,我知道这么多天他们一定也因为担心我没睡过一个好觉。突然间泪水夺眶而出,从脸上划过,还挺疼的。

右一为武红利

我在仙桃市中医院上班,中医院的任务是接收新入院的病人。说实话,这里新入院的病人非常多,周转非常快,所以工作量很大,团队承担的任务走在前列。相当于中医院是入口,市医院是出口,衔接任务也特别大,而每个新入的病人都需要抽血,所以护士的工作量很大。从开始穿着防护服,戴着层层口罩外加护目镜压着,呼吸都不顺畅,逐渐到现在穿着这身装备都习以为常,活动自如;平时对于我们来说非常简单的输液打针,在此时此刻也困难了好多倍,但我可以克服也会坚持到底。党和国家培养了我,现在党需要我,国家需要我,疫区的患者们需要我,我责无旁贷。

右一为武红利

这些天经历了好多,仿佛将我所有的眼泪都流尽了。每天病房里积极配合治疗的患者们一次次地对我表示感谢,让我充满力量,更加竭尽全力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努力地为他们提供更多更多的帮助。可下班后,总是忧心忡忡地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那些被确诊转入市医院的叔叔阿姨们,他们可以度过这个难关吗?他们一定可以的吧?同时也祈祷着所有疑似转入中医院的叔叔阿姨们仅仅只是疑似。希望所有病患和医护人员都可以挺过去。加油!

昨晚张晓清队长在群――“湖北支援队_驰援湖北 大爱无疆”传达了省委省政府和楼书记对我们的关心和支持。同时感谢我们院领导和同事们给予的关心与鼓励,我一定不负重托,不辱使命,与湖北人民并肩作战,与当地医护人员同舟共济,努力救治患者,用我的实际行动展现我的信心,勇气和能力。我坚信,有党的坚强领导,有社会主义制度保障,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圆满完成党和国家交给的任务。

我憧憬着,疫情结束后,我们这群从黄河河畔远道而来的中华儿女,站在武汉长江大桥上眺望着浩荡无际的长江,倾听着中华五千多年来生生不息的脉搏跳动。我们必胜,中华必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